欢迎来到凯发k8下载!

凯发k8下载:白天做包子晚上当琴师 鄞州草根剧团从晒谷场走上大舞台

  凯发k8下载:白天做包子晚上当琴师 鄞州草根剧团从晒谷场走上大舞台宁波鄞州咸祥镇老街的朱家祠堂有个大名鼎鼎的“草根剧团”,演职人员来自各行各业,但他们都拥有一颗爱唱戏的心。

  从乡村到城市,从农村晒场到北京大舞台,嵩江越剧团走过风雨40年,现在是鄞州区特级剧团。前两天,正值越剧团建团40周年,70多名剧团成员欢聚一堂,追忆如歌岁月。

  这支“草根剧团”早在1979年9月17日就成立了。在建团40周年的日子,想起那段艰苦岁月,有些老团员还忍不住抹泪。

  嵩江越剧团的前身就是咸祥文宣队,由时任大嵩区文化站站长的蔡继近组建。因大嵩江是当地主要河流,后更名为嵩江越剧团。

  “起初,剧团只有十几名成员,谁都想不到能走到今天。那时候,一场演出只赚30元,剧团难以为继,只能搞副业贴补。我们在旧祠堂开办棒冰厂,在夏天演出淡季,大家就吆喝卖棒冰增加收入。”在剧团的那段苦日子,今年59岁的嵩江越剧团团长王贤国记忆犹新。

  好景不长,因竞争激烈,棒冰厂倒闭了。1984年,越剧团解散,但王贤国并没有停下脚步。他一边开饭店,一边利用闲暇时间练习唱腔。

  2003年,咸祥民乐队成立,他积极参加,积累经验。2008年,咸祥民乐队恢复为嵩江越剧团,王贤国担任团长,原越剧团唱花旦的陈忠维出任名誉团长。

  “重出江湖”以后,这支“草根剧团”越走越稳。2010年与宁波市小百花越剧团文艺结对,2011年与浙江省文联、浙江省戏剧家协会结对,同年在宁波市十佳基层文艺团队评选活动中获“宁波市最具人气文艺团队”。2017年,这支草根剧团被中央戏曲频道专题报道。

  从自娱自乐到登台表演,这支草根剧团走村入社,舞台越来越大。台上,他们是梁山伯和祝英台,是贾宝玉和林黛玉,或是祥林嫂和贺老六,各种角色栩栩如生;台下,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是理发店老板,是海产养殖户,或是食堂厨师。因戏结缘,让他们走到了一起。

  “老团员”王彩飞从小喜欢唱戏,收音机一开,听到经典戏曲能张口就唱。2012年7月,王彩飞与队友王文爱参加宁波市“相约梨园”第二届戏剧票友大赛总决赛,分获银奖和铜奖。

  “以前,大家都是白天上班,晚上赶回来练唱腔,没有训练场地,就在晒谷场一遍遍走台。”王贤国说,乐队里弹三弦、柳琴的朱甲华开着一家早点铺,为了不耽误生意,他每天凌晨4时就要起床,忙完后参加乐队排练,常常搞到深更半夜;演旦角的朱雪君开了家美发店,每逢节假日生意就多,但赶上演出旺季,她只好关店门;剧团经费不足,有的演员就自掏腰包购买服装、乐器,自己动手制作谱架、布景

  剧团里的成员大都保持着“白天上班,夜里排练”的状态,但他们却越唱越起劲。从农村的晒谷场唱到了城里,甚至一路高歌,唱到了北京的大舞台。

  这几年,他们陆续推出了《祥林嫂》《玉蜻蜓》《狸猫换太子》《红楼梦》等一批经典名剧,涌现出王文爱、王彩飞、李锡年、钱小云等在当地有影响力的“名角”。最多的时候,剧团一年演出多达70场。

  每每说起越剧,王贤国的眼睛里就透着光,这支“草根剧团”就像是他的“孩子”。

  以前,他在餐饮业摸爬滚打30年,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组建剧团以后,他常常“不务正业”,把饭店的生意丢在一边,天天想着怎么把剧团发展壮大。剧团最难的几年,王贤国与陈忠维两人自掏腰包达50余万元。

  有一次,王贤国听说咸祥要和象山举行象山港两岸文艺联合演出,他顾不上饭店的生意,日夜和团员一起排练,这让妻子很是窝火。演出前,妻子一气之下将他的演出服扔进水桶,王贤国只能重新买一套。妻子不解,为什么摆着饭店不经营,“不务正业”去唱戏?

  但王贤国却乐在其中。“做生意的都喜欢比钱多钱少,我觉得没意思,我就跟他们比精神面貌。”

  1996年,王贤国带着一家三口同台演出小品《我的爸爸》,当妻子站上舞台的那一刻,她似乎理解了王贤国的执着。

  从反对到理解,从理解到支持,此后,妻子经常到剧团去看他们排练。5年前,王贤国和朋友合伙经营企业,做得有声有色。现在,每天上午,他在厂里上班,下午就心无旁骛扑在剧团上,一边创作一边排练。

  “以前演出经费不足,现在上了正轨,我们要开始精品化发展路线了。”王贤国说,他想让这支“草根剧团”一直走下去,创作更多接地气的作品,走向更大的舞台。

  宁波鄞州咸祥镇老街的朱家祠堂有个大名鼎鼎的“草根剧团”,演职人员来自各行各业,但他们都拥有一颗爱唱戏的心。

  从乡村到城市,从农村晒场到北京大舞台,嵩江越剧团走过风雨40年,现在是鄞州区特级剧团。前两天,正值越剧团建团40周年,70多名剧团成员欢聚一堂,追忆如歌岁月。

  这支“草根剧团”早在1979年9月17日就成立了。在建团40周年的日子,想起那段艰苦岁月,有些老团员还忍不住抹泪。

  嵩江越剧团的前身就是咸祥文宣队,由时任大嵩区文化站站长的蔡继近组建。因大嵩江是当地主要河流,后更名为嵩江越剧团。

  “起初,剧团只有十几名成员,谁都想不到能走到今天。那时候,一场演出只赚30元,剧团难以为继,只能搞副业贴补。我们在旧祠堂开办棒冰厂,在夏天演出淡季,大家就吆喝卖棒冰增加收入。”在剧团的那段苦日子,今年59岁的嵩江越剧团团长王贤国记忆犹新。

  好景不长,因竞争激烈,棒冰厂倒闭了。1984年,越剧团解散,但王贤国并没有停下脚步。他一边开饭店,一边利用闲暇时间练习唱腔。

  2003年,咸祥民乐队成立,他积极参加,积累经验。2008年,咸祥民乐队恢复为嵩江越剧团,王贤国担任团长,原越剧团唱花旦的陈忠维出任名誉团长。

  “重出江湖”以后,这支“草根剧团”越走越稳。2010年与宁波市小百花越剧团文艺结对,2011年与浙江省文联、浙江省戏剧家协会结对,同年在宁波市十佳基层文艺团队评选活动中获“宁波市最具人气文艺团队”。2017年,这支草根剧团被中央戏曲频道专题报道。

  从自娱自乐到登台表演,这支草根剧团走村入社,舞台越来越大。台上,他们是梁山伯和祝英台,是贾宝玉和林黛玉,或是祥林嫂和贺老六,各种角色栩栩如生;台下,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是理发店老板,是海产养殖户,或是食堂厨师。因戏结缘,让他们走到了一起。

  “老团员”王彩飞从小喜欢唱戏,收音机一开,听到经典戏曲能张口就唱。2012年7月,王彩飞与队友王文爱参加宁波市“相约梨园”第二届戏剧票友大赛总决赛,分获银奖和铜奖。

  “以前,大家都是白天上班,晚上赶回来练唱腔,没有训练场地,就在晒谷场一遍遍走台。”王贤国说,乐队里弹三弦、柳琴的朱甲华开着一家早点铺,为了不耽误生意,他每天凌晨4时就要起床,忙完后参加乐队排练,常常搞到深更半夜;演旦角的朱雪君开了家美发店,每逢节假日生意就多,但赶上演出旺季,她只好关店门;剧团经费不足,有的演员就自掏腰包购买服装、乐器,自己动手制作谱架、布景

  剧团里的成员大都保持着“白天上班,夜里排练”的状态,但他们却越唱越起劲。从农村的晒谷场唱到了城里,甚至一路高歌,唱到了北京的大舞台。

  这几年,他们陆续推出了《祥林嫂》《玉蜻蜓》《狸猫换太子》《红楼梦》等一批经典名剧,涌现出王文爱、王彩飞、李锡年、钱小云等在当地有影响力的“名角”。最多的时候,剧团一年演出多达70场。

  每每说起越剧,王贤国的眼睛里就透着光,这支“草根剧团”就像是他的“孩子”。

  以前,他在餐饮业摸爬滚打30年,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组建剧团以后,他常常“不务正业”,把饭店的生意丢在一边,天天想着怎么把剧团发展壮大。剧团最难的几年,王贤国与陈忠维两人自掏腰包达50余万元。

  有一次,王贤国听说咸祥要和象山举行象山港两岸文艺联合演出,他顾不上饭店的生意,日夜和团员一起排练,这让妻子很是窝火。演出前,妻子一气之下将他的演出服扔进水桶,王贤国只能重新买一套。妻子不解,为什么摆着饭店不经营,“不务正业”去唱戏?

  但王贤国却乐在其中。“做生意的都喜欢比钱多钱少,我觉得没意思,我就跟他们比精神面貌。”

  1996年,王贤国带着一家三口同台演出小品《我的爸爸》,当妻子站上舞台的那一刻,她似乎理解了王贤国的执着。

  从反对到理解,从理解到支持,此后,妻子经常到剧团去看他们排练。5年前,王贤国和朋友合伙经营企业,做得有声有色。现在,每天上午,他在厂里上班,下午就心无旁骛扑在剧团上,一边创作一边排练。

  “以前演出经费不足,现在上了正轨,我们要开始精品化发展路线了。”王贤国说,他想让这支“草根剧团”一直走下去,创作更多接地气的作品,走向更大的舞台。